温室里的科学教育

催眠 admin 评论

每年的这一个时期,总是会有许多关于国际奥林匹亚科学竞赛的相关报导,包括物理、化学、生物、数学等相关竞赛,而不管名次上升或下降,台湾学生总是这类竞赛中的领先集团。每年,镁光灯也照例会焦注在几位表现优异的资优生身上。 这些竞赛的优异表现固然可喜

每年的这一个时期,总是会有许多关于国际奥林匹亚科学竞赛的相关报导,包括物理、化学、生物、数学等相关竞赛,而不管名次上升或下降,台湾学生总是这类竞赛中的领先集团。每年,镁光灯也照例会焦注在几位表现优异的资优生身上。

这些竞赛的优异表现固然可喜,但讽刺的是,就在这些竞赛捷报频传的同时,台湾社会却也身陷在许多科技社会的争议中。例如国光石化的建厂、台塑六轻的工安事故、科学园区的土地徵收…等。难道这些科学竞赛上优异表现所体现的国民素质,无助于这些科学议题的解决吗?

这里的每件科技争议都与「科学知识」高度相关。例如石化业中就牵涉了化学、物理、数学、机械、电机、环保…等知识,似乎也与奥林匹亚竞赛中的「科学知识」很有关连性。如果比较其差异,可以说,前者是被置放在一个「实战场」中的科学知识,后者则是一个「实验室」里的科学知识。

实战场中的科学知识处于一个广泛的社会文化脉络中,需要接受其他知识、情境及价值观的整合与挑战,往往需要在「平衡点」与「最大公约数」上进行努力;实验室中的科学知识,会伴随着许多边界条件的控制,较为纯粹,却也是许多科技发展的基础。

这两种知识都有其价值,只是对于一般大众或是公民社会的发展而言,「实战场」的知识或许更加重要与息息相关。但是我们的社会价值却常常仅止于钦羡「实验室」知识的光环,而在考试及升学主义的魔咒下,变调地将它转化成另一种「温室中的知识」。也就是除了服务考试的目的之外,它冰冷、去脉络、无热情、对社会无所谓…。至于实战场的科学知识呢?彻头彻尾,从来不在被关心与被讨论範围中。

台湾身处在一个小小的岛上,却承载了许多高耗能与高汙染的产业。也因此屡屡需要面对因为科学与科技发展所引发的争议,社会也跟着需要不断付出昂贵的代价。尤其是随着产业型态的转型、国际版图的重组,台湾的产业发展势必要在许多根本的冲突点上寻求解决。

原本这些科技社会争议,理应是一般民众藉以了解科学及科技发展的最佳素材,也是协助台湾社会面对科技争议的重要凭藉。但是我们的社会在面对这些状况时,不免考试归考试,争议归争议,似乎八竿子打不着。而我们也习惯这样「精神分裂地」看待这种「说一套做一套」的教育,并且纵容政府与政治人物的各种反覆与立场不一。

以最近「国光石化设厂」的科技社会争议来看,这一个议题以科学知识及科技发展为主体,往外牵涉了经济政策、环保生态、公共安全、卫生健康…等问题,这是一个活生生的科学知识实战场。在这一个实战场中,我们的科学教育理应可以鼓励学生思考石化工业带给台湾的经济产值与耗能比例合不合理?经济发展与环境保育间的平衡点应该设在哪里?国家利益与土地情感间的关係该如何取捨?也可以进一步检视,政治人物大声疾呼的「节能省碳」政策是否在国光石化建厂的态度上自打嘴巴?号召大家爱护地球的全球暖化纪录片,是否用同一标準检验大企业与大财团?

对于这些问题的反思,适可以鼓励民众对于公共议题的理解与参与,也才真正有机会面对这些层出不穷的科技社会争议。只可惜,在目前的教育体制中,我们的学生向来很少有这样的思考机会。只有拒绝这种温室中的科学教育,我们才有机会在科学资优生的光环之外,也看见、也关心这些「实战场科学」背后的重要意义。

(作者为中正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副教授)

(中国时报)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