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艺舖-颜水龙《台湾工艺》

nlp书籍 admin 评论

1952年汉文《台湾工艺》(FORMOSAINDUSTRIALART)一书出版,是谓台湾第一本调查讨论本土工艺历史与未来发展的专业着作,封面设计由颜水龙绘製的木刻装饰图纹显得质朴粗犷,不禁令人联想到「水龙仙」年轻时最爱的达悟族传统木雕作品那般规则而细腻。 追溯日治

1952年汉文《台湾工艺》(FORMOSAINDUSTRIALART)一书出版,是谓台湾第一本调查讨论本土工艺历史与未来发展的专业着作,封面设计由颜水龙绘製的木刻装饰图纹显得质朴粗犷,不禁令人联想到「水龙仙」年轻时最爱的达悟族传统木雕作品那般规则而细腻。

追溯日治初期,因彼时殖民政权在台尚未巩固,为了统治需求併掌控山地资源,除透过军事武力进行「理蕃」镇压征讨外,真正以「殖民之眼」大规模侵入高山领域并将岛内「化外民族」纳入帝国版图者,主要来自日本内地的人类学家。他们往往抱持着如宗教家般的冒险犯难精神,同时兼具提供殖民统治基础与学术研究的双重性格。

其中,之于昔日旧属红头屿(今称「兰屿」),此一孤悬于蔚蓝汪洋的弹丸小岛,海角天涯与世无争,屡屡让人唤起寻访世外桃源的历史妄想。

自1895年起,日本政府即把辖下红头屿一地列为民族学研究区,少有观光客与研究人员可以到岛上旅行,就像一座「闲人勿进」的人类学博物馆而保存了既多且丰富的传统文化。同时,数百年来世代长居岛上的达悟族主要以打渔为生并无出草猎人头的习俗,也使得早期对原住民文化有所憧憬却不得不深入险境的民俗人类学者与艺术家们减少了几分担忧。

当时,无论去离岛或至深山,都必须取得「出港证」或「入山证」。

〉〉从兰屿开始,考察本土工艺

作为台湾原住民族当中唯一拥有冶金工艺技术者,达悟族人质朴单纯的风土民俗深深吸引着当年甫自法国学成返台的青年画家颜水龙,于是带着忐忑憧憬之心在1935年5月中旬首度登上了兰屿。经历一个多月的踏查后,眼见其传统衣饰、建筑、日常用品、陶器与工艺品,色彩丰富且鲜明,虽拙稚而无邪气,颜水龙一再深表讚叹,认为具有相当高的艺术价值与装饰效果。

待归返台湾后,颜水龙于1937年上书总督府殖产局建议在台设立类似德国包浩斯的工艺美术学校,惟日人最后并未答应颜水龙的要求,但允诺拨给他一笔经费与火车免费乘车卡,并且初聘颜水龙为顾问,委託他考察全岛民间工艺美术现况。

根据研究考察结果,颜水龙先以日文撰成初稿,并于战后1952年译成汉文《台湾工艺》(FORMOSAINDUSTRIALART)一书出版,是谓台湾第一本调查讨论本土工艺历史与未来发展的专业着作,封面设计由颜水龙绘製的木刻装饰图纹显得质朴粗犷,不禁令人联想到「水龙仙」年轻时最爱的达悟族传统木雕作品那般规则而细腻。

〉〉六十年前的文创产业远见

在《台湾工艺》序文中,作者颜水龙明白指出:「为宣扬台湾文化于海内外,或为解决失业问题,而作为突破当前经济难关的策略,政府应从速计划台湾工艺产业的复兴」。此段话语虽出自半世纪以前仍属戒严的遥远年头,但是对照于今日台湾政府同样为了提振经济与宣扬文化而高调疾呼所谓「文化创意产业」的当下,竟也有种恍若似曾相似时空错乱之感。

难以遗忘过去在那封闭的时代,人们站在岛屿上眺望另一被隔离的孤岛,伴随着扩散开来的自我放逐意识,所谓「家乡感」、「时间感」多少变得不太真实。于是只得选择一种方式来体会﹕远离,或者接近。

(中国时报)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