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我思-发言权与投票权

每日一贴 admin 评论

从奢侈税到证所税的攻防与争议中,外界可以看到一个现象:社会的发言权与投票权间的落差,竟是如此鉅大! 证所税案吵了一个多月,我们在各媒体看到铺天盖地的意见,好像这是多幺恐怖的恶政,立委骂、企业反、投资人哭,简直是世界末日,真是苛政猛于虎!但,

从奢侈税到证所税的攻防与争议中,外界可以看到一个现象:社会的发言权与投票权间的落差,竟是如此鉅大!

证所税案吵了一个多月,我们在各媒体看到铺天盖地的意见,好像这是多幺恐怖的恶政,立委骂、企业反、投资人哭,简直是世界末日,真是苛政猛于虎!但,真是如此吗?

行政院的民调显示有超过六成民众支持证所税,不玩股票的民众更有近七成支持。今年三月中,旺旺中时民调也得到相当的结果,有六三%的民众支持证所税,反对者为廿一%,另外有七十一%要不动产实价课税。同一个调查也显示有近半民众认为目前税制不公,更有六十五%的人认为当前税制有利富人,有钱人缴税太少。

不过,这种「不平之声」,及支持证所税的心声,在媒体中较难展露,因为,小民们虽然有投票权,而且与富人同样是「票票等值」,但其「发言权」却远逊富人们。他们不可能「夜宴行政院长谈证所税」,也无法「面见马总统表达心声」,更无法如券商公会、工商团体一样,能透过串连、发新闻稿、集会表态、刊登广告等方式,表达其对证所税的看法。而只有透过这些动作,才会产生所谓的「新闻点」,也才能见诸媒体,传达给社会大众。这点,一般升斗小民,的确是吃亏吃到爆。

日前财政部长刘忆如在立法院的「失言」中透露,有意拿徵得的百亿证所税作为调升综所税的薪资扣除额二.六万元,不过,因为金管会怕先宣传此目标,会造成「阶级对立」,而阻止财政部对外透露。金管会的想法的确没错,证所税其实已经有点「阶级战争」的味道了─我们从周围人对证所税的支持或反对,几乎就可看出其所属阶级,这点,坦白说,实在让人感触良多。

属于企业家级、富豪级者,的确多是强力反对─不论其用的理由是什幺,就是反对啦;因为主计总处的调查显示,富人的所得来源最大宗是资本利得,绝对不是薪资所得。但一般民众、上班族─即使有买卖股票,则多是赞成,一来认为「这样才公平」,二来「自己一定不会被课到,如真的被课到,也爽啦」,代表自己在股市赚得饱饱了,至少赚四百万,缴个廿万的税,哎,小case啦。

类似的情况其实也出现在奢侈税上。奢侈税上路快周年了,根据本报民调显示,近六成者不满意其成效,同时也有近六成认为其对促进社会公平并无帮助,甚至,还有八十五%的受访者认为现在的房价,他们还是买不起理想中的房子。这显示奢侈税的问题,在许多受访者心中是「下拳不够重,不够兇狠」。

但回想一年前推动奢侈税时,同样经历类似证所税的过程─相关业者(当然主要是房地产业者)表示反对,业者还说这一来房仲业会倒闭、失业要大增(券商也拿此理由反证所税),市场会萎缩,影响整体经济(嗯,券商亦复如是说)…。立委们当然也是摇摆得很(唉,又是跟证所税一样)。

奢侈税在总统马英九强力主导下,加上大选前的社会压力,立委不敢公然反对,顺利通过了,也让大选中民进党主打的「公平正义社会」少一个箭靶。但证所税呢?如果官员、立委都把发言权当投票权,认为社会一致反对,不了解其间的落差,那大概是不太乐观;至于最后在「投票权」显现阶段会如何反应,那就值得再细细观察了。

(中国时报)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