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游主义-转机小旅行

教练技术 admin 评论

我的旅行,常常节外生枝,总是绕了很大的一圈才抵达目的地。最近自我检讨,赫然发现,当大多数的人着迷于直航的快速与便利时,我仍喜欢一路转机转到终点。对我来说,每停一个机场,就多一次小旅行,甚至,在签证没限制的状态下还可以旅行到机场外头去。我喜

我的旅行,常常节外生枝,总是绕了很大的一圈才抵达目的地。最近自我检讨,赫然发现,当大多数的人着迷于直航的快速与便利时,我仍喜欢一路转机转到终点。对我来说,每停一个机场,就多一次小旅行,甚至,在签证没限制的状态下还可以旅行到机场外头去。我喜欢这些枝枝节节、曲曲折折的交通方式,这样才有千辛万苦终于抵达远方的实在感。这个秋天,为了听LeonardCohen在里斯本的演唱会,我飞了半个地球、停留四个机场,然后两手空空的听着他唱Dancemetilltheendoftheworld。

▲▲▲曼谷开房间

站在花洒下任由热水浇淋,一直沖、一直沖,因为不晓得漫长的转机之旅中,下一回把全身弄溼、搞得到处是水是什幺时候。包着大毛巾、拉开窗帘的小缝,腿架在窗缘、窥看下方拉着登机箱的商务人士、推着机场小推车的女孩、背着背包手上大包小包的中年妇女、黑色罩袍藏不住放电双眼的伊斯兰女子……。我只跟他们差了一层楼,但头髮是湿的、身上只围一条毛巾,行李散在另一张床上,对于自己能稍微挣脱曼谷机场的人流,有鬆了一口气的感觉。

只要在曼谷机场,我不怕转机、也不担心转机时间很长,五个小时没问题、八个小时更完美,因为我可以理所当然的拎着背包往GATEG的方向走去,搭着手扶梯、走进转机旅馆。转机旅馆的收费是以四小时为一个单位,付了钱、拿了钥匙,就可以在机场开房间。房间大概只有三星的水準,门破破的、电视柜旧旧的、两张床、薄薄的床单,还有一面和墙同宽的窗,拉开窗帘、往下看,就是机场的免税店与来来往往的旅人。在暗处窥视明亮的机场,有一种快感,尤其在衣衫不整的状态看着来来往往的旅人,就像在剧场后方的音控室看着舞台与观众一般,有一种身分的游移与暧昧。

四个小时后,还了钥匙、走下楼,再从免税店前回望刚Checkout的房间的那扇窗。玻璃是暗色的,但我知道玻璃后方一定有另一双眼望着我。

▲▲▲慕尼黑啤酒早餐

抵达慕尼黑的时候,是清晨五点。机场明亮、流畅的把我「亮」醒,没有曼谷机场的暧昧空间。推着小推车在这个获奖无数的机场里杀时间、等待飞往阿姆斯特丹再转去里斯本的飞机。机场的酒吧早已经开张,供应着热腾腾的煎蛋早餐,时间感已经混乱的我早就不在意何时是早餐、何时是晚餐,总觉得在德国就得要喝啤酒、吃香肠,于是在清晨六点点了啤酒与水煮香肠。邻座的德国人是刚职完晚班的地勤人员,对于在这个时间点有人跟他一起喝啤酒感到特别窝心。他对我前进里斯本的方式感到诡异,他说:「你一定是用哩程数换免费机票,才会有那幺奇怪的飞法。」果然是见多识广的机场人,一语道破我的千迴百转转机之旅的起因。离开时,他突然说:「在慕尼黑机场点啤酒是正确的,把喝咖啡的钱省下来,因为每个登机门口都有免费的咖啡和热茶。」

▲▲▲阿姆斯特丹SEEBUYFLY

我总觉得自己是刻意要来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转机,免费票的转机点有伦敦和阿姆斯特丹两种选择,我选择后者,虽然飞机衔接非常不顺、要多等三个小时,但史基浦机场实在太好玩了,让人想多花点时间在机场里溜达、闲逛,甚至觉得飞机晚点来都没关係。

站在厕所里像画框的镜子前,把长途飞行而扭曲的脸稍微调整一下好适应这个缤纷的机场。不同于慕尼黑机场的理性,史基浦机场是活泼的游乐场,玩性大发到每个厕所的风格、设计都不同,时间过多的我光是逛洗手间都觉得有趣。处处可见的机场标语SeeBuyFly、再加上几乎人手一袋的黄色机场购物袋,莫名的激起购买慾,在这个机场,我终于睁大了眼,仔细研究机场商店里的货物品项。先在超市买了高达Cheese、腊肠,又忍不住拿了两串荷兰煎饼,儘管明白机场里的价格是外头的三倍,但还是想吃吃这个甜腻腻的荷兰国民饼乾。小推车继续推向国家博物馆机场分馆(Rijksmuseum),推着菜篮车欣赏着林布兰的画,然后再购买2011年的梵谷年曆。结帐的时候,前面那位日本人对于要买梵谷星夜伞还是向日葵伞非常犹豫。菜篮车行进的尽头是赌场,如果不是广播要登机,我真想赌一把、肖想赚之后在里斯本的旅费。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